我还是安静的当条咸鱼吧O_o

【黄喻】第十三年『壹』

特别清淡的文,没有肉吃
可能ooc,不过应该不会太崩
有私设,但几乎都为原著
不定时更新,因为浮斯若是悲催的初三党~_~
但绝对不坑~_~
有错别字那一定是输入法的问题O_o  o_O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咱们就开始吧O_o
—————————————————————O_o正经的分割线o_O—————————————————————— 荣耀职业选手群:
夜雨声烦:@索克萨尔,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你还要多久到蓝雨啊!都已经三点了!三点!再过三个小时就要吃饭了好吗!今天的食堂可是有白斩鸡的啊!队长你要是错过就要再等一个星期了!
流云:可是黄少,不是还有三个小时嘛?
夜雨声烦:三个小时可是一眨眼就过去了的好吗!
灵魂语者:黄少....队长很快就会回来的
生灵灭:喻队怎么了?今天不在蓝雨?
涛落沙明:队长今天早上去赞助商那里谈事,说是晚饭前回来
夜雨声烦:真的是不懂!谈什么事是连副队长都不能去的!真的是,还指名道姓的说只要队长去!摆明了看不起我!
生灵灭:....赞助商....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吧...
风城烟雨:啧,一开屏就是话唠,剑圣大大你慢点,你家队长跟不上
夜雨声烦:@索克萨尔,队长队长队长队长你怎么还不回来!
索克萨尔:少天,我上车了,四点五十就会到的,别急^_^
夜雨声烦:哦哦,那队长快点回来。。。不对,我才不急,真的,本少怎么会急呢!
风城烟雨:这还叫不急?剑圣大大,你都喊了快一天了好吗?
夜雨声烦:瞎扯!明明才五个小时!
风城烟雨:五个小时还叫不急!
鸢落音沉:我比较好奇为什么黄少这么着急的要喻队回来?
鸢落音沉:嘶~我闻到了八卦的味道~
生灵灭:小戴.....【扶额】
百花缭乱:今天是什么重大节日吗?
石不转:国家法定的话不是,应该是他们的纪念日之类的
鸢落音沉:难道是结婚纪念日?
百花缭乱:他们结婚了??我居然不知道?!
枪淋弹雨:压力山大.....作为内部人员的我都不知道这事
百花缭乱:那是怎么回事?
君莫笑:啧啧,小俩口的心思你别猜,会变成二翔那样的
百花缭乱:去去去,有这么诅咒人的嘛!
一叶之秋:这关我什么事?【黑人问号】
枪淋弹雨:压力山大....我记得,今天只是队长和黄少认识十三年的纪念日而已吧
流云:诶诶诶,黄少和队长居然认识这么久了吗!好厉害的样子,我也才十八而已啊!
迎风布阵:啧啧,小屁孩哟
君莫笑:啧啧,老年人哟
迎风布阵:靠,说得好像你不老!
君莫笑:我再老也没你老好吗?魏老爷爷
…………
喻文州关掉手机,看着窗外一点点变化的景色,思绪也不知道飘到哪里了
原来已经有十三年了啊.....真是快呢,就好像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
就好像走一辈子一样.......
『一』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黄少天,不是在蓝雨的青训营,也不是在网吧,而是在学校的走廊上   
二零一二年·夏
  十二岁的喻文州怀里抱着一大摞本子,下巴抵着最上面的本子来保持平衡。现在正是下课时间,走廊上来来往往追赶疯闹的人不少,偶尔那么一两个撞着喻文州也是正常。所以当自己看着地上撒了一地的本子时真的一点也不惊讶。冲着不停道歉的人笑了笑,表示没关系之后就认命的蹲下来捡本子。走廊上的人都绕过喻文州和那堆本子,为他提出空间,可没有一个人来帮他。“嘿!给!这是你掉的对吧!真是的,看到本子撒一地居然没有人来帮忙真是世态炎凉!这些人良心不会痛的吗...”一小摞本子被递到喻文州的面前,以及那只被黄色本子衬得很白的手,修长的,节骨分明的。
   有这样一双手的人,应该很好看吧。喻文州抬头,看向眼前的人。棕黄的发,也不知是染的还是天生的,琥珀色的如琉璃般闪耀着的眸,高挺的鼻梁,嘴角还带着笑,整个人都散发着温暖——如同暖冬的阳光一样。
   喻文州接过本子,有些感激的笑了笑“谢谢你。”“诶,谢什么,这有什么啊,看到人有难随手帮一下也是应该的嘛!嘶.....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啊,对,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嘛!不过说真的现在的人啊,真是的,怎么可以这么无情啊,还好我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少年嘴皮子不停的闭合,噼里啪啦的蹦出来一堆话。
   喻文州听了几句就发现毫无营养。他虽然有兴趣和这个少年聊聊,可他更想走,都快上课了。
  喻文州将本子摞在一起,打算像之前一样抱到老师办公室去就算完成任务了。那个少年看着就走了过来,十分自觉的抱起一摞本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到“这么多本子你一个人抱的话万一待会再被撞上,到时候本子又撒一地的,所以我大发慈悲的来帮你抱一摞好了。”喻文州想了想,觉得有个免费的苦力来帮自己挺好的就点点头答应了。  
   就算这个苦力相当的话多他也认了。“诶原来你是九班的啊!我就在你们班隔壁的隔壁的隔壁,我是十二班的呢!哎呀这真的是太好了,以后我来找你玩好了!”少年瞟了一眼本子上的班级,眉飞色舞的说到。好个鬼啊,十二班在行政楼六楼,九班在教学楼四楼好吗。。。玩什么啊,光一去一回就上课了吧。。。喻文州有些无语的望了少年一眼,想说些什么话到了嘴边却被堵住了。少年的笑容太灿烂美好了,以至于让人不想出言去反驳。
   “对了对了,都忘了问你名字,我叫黄少天,你呢?”走在前面的少年突然转身,把喻文州吓了一跳,不过还好没摔下楼梯。“我叫喻文州”“嗯?喻文洲?这名听着真文艺。”黄少天想了一会,才蹦出来这一句。“我....”突如其来的铃声掩盖住了喻文州的话。“啊啊!这节是老班的课!我的天啦!要迟到了!”喻文州有些模糊的听着他说话,也没听清,只听到一句‘迟到了’。真是的,一半的时间都在说话不干正事的能不迟到吗...喻文州好笑的看着黄少天把作业放下火撩火撩的就往外跑,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些什么。
   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喻文州想,下次再碰见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二』喻文州再一次的见到黄少天,是在学校旁边的一家网吧门口。

  今天最后一节是班主任数学老师的课,硬生生的从九点拖到九点半。
  喻文州推着自己那辆漏了气的自行车,慢悠悠的走在坏了两盏路灯的那条路上。影子被拉得很长,微黄灯光打下来,看不清灯下人的神色。其实气氛很美好,如果忽略喻文州在脑子里思考最后那道数学题的话。
  “我说过了!我不去!不去!知道这俩字怎么写嘛!....不能强迫别人知道吗!....” 极据穿透力的声音在安静的街上显得格外刺耳。喻文州被这道声音弄得都忘了自己算到哪个地方来了。到不是说这声音多吓人,主要原因是因为这声音特耳熟。
   于是,喻文州再一次的见到了黄少天。
   黄少天举着电话叨叨的说着什么,正对着网吧门口的海报,听他的声音就知道他有多激动。喻文州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家伙还是没变,一样的话唠。等黄少天打完电话走进网吧之后,喻文州才慢慢的走到刚刚黄少天站的位置上。’蓝雨战队青训营!等待你的到来!‘老套的广告词也遮盖不住这句话的魅力。
  《荣耀》啊....喻文州躺在床上呆呆的想着。
   两天后,喻文州又一次的在网吧门口见到了黄少天。浓重的好奇心促使他走了过去。“你是想去蓝雨的青训营吗?”黄少天好似被这从背后突如其来声音吓到了,看了看自己的左右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了之后有些懵逼的问到“诶?你是在问我吗?”喻文州被他这个举动弄得笑了出来“是啊,除了我之外这就你一个人了。”黄少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嘛...我是有点心动啦,但那个老鬼老是说我这样那样的,就算他现在这么诚恳的邀请我,我也得多矜持一会才能对得起我的实力吧!”说完,他又笑了起来“况且我还想再把实力提升一点,不过下次老鬼再邀请我的时候,我就准备答应了。”喻文州看向他,那张脸上挂着微笑,周身被一种姑且称为期待和另一股喻文州不清楚的情绪充斥着,和那双如同承载了整个星空一般的眸一起,在黑暗的夜晚里闪闪的发着光。
   “这样啊”喻文州笑了笑“那我就祝你前程似锦了!””谢啦!你这人还真有意思,我叫黄少天,你呢?”“我叫喻文州”“嗯?喻文洲?这名挺文艺的嘛!”喻文州愣住了,这对话听着咋这耳熟呢?“黄少!快来帮忙!抵不住了!”网吧里传出来一声“啊!这就来!挺住!”黄少天听了连忙回了一声“你去吧,我也要走了。”喻文州摆了摆手说道“诶,好,那我先走一步,下次再见咯!”说着就转身跑进了网吧。喻文州推着那辆漏气的自行车,嘴里嘀咕着黄少天的那句话“什么下次再见,上次也这么说,下次再见你肯定也不记得了”
    毕竟也就见过一面而已,那会有人像你一样记得那么清楚而且一记就是一年。喻文州想。
    不过后来,他们就真的没有再见过了。
    那个时候《荣耀》的一切都才刚刚开始盛行,崭新的世界和操作系统都让少年们沉醉于其中。喻文州对这些是感兴趣的,可他并没有多少时间去了解,准确来说,是根本没有时间去触碰这类东西。喻文州是快班的尖子生,他的目标老师已经给他定了下来,清华北大是他的选择范围。不过他的父母倒是开明,他们只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好好的,每天都能是快乐的。可喻文州想得很透彻,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个社会的残酷和规则。他一向有主见,并且清楚的知道什么样的选择对自己和对自己的未来是最好的。这对于一个才十三岁的孩子来说太过成熟了。
   
    『三』喻文州确定以及肯定,黄少天就在蓝雨。

     十三岁的喻文州一点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对那个只见过两面的少年这么的上心。
     是因为那双如同星空一样璀璨的眸还是因为那张灿烂的笑脸?喻文州说不清,可无论用多少个理由去说服自己,喻文州都知道自己的想法。
     他想要站在那个少年的身边。
     如果黄少天要去蓝雨那他也去就好了。如果黄少天要站上赛场那他也跟着一起好了。
     不管怎么样,他都想站在他身边。
     后来,喻文州也玩起来那个令黄少天神魂颠倒的游戏
     后来,喻文州终于说服了自己的父母,也加入了蓝雨的青训营
     后来,他终于又见到了黄少天
     而这一次,隔了一年。
    

2017-10-24
评论
热度(9)
© 浮斯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