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安静的当条咸鱼吧O_o

【黄喻】第十三年『贰』

噫......我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写到后面郑轩一出来故事就向奇怪的方面发展了【捂脸捂脸】虽然我可能给掰了回来...希望你们不会介意....
考完试就来发文了的我真棒。
—————————————————————————————————————————————————————

『四』春去花不语,春来花还发

    虽说自己是知道以自己的能力,勉强过考核是没问题的,但在收到通知的时候还是非常开心的。中一个亿估计也就这样了。喻文州拖着行李箱跟在工作人员身后的时候这么想到。
    自从喻文州开始玩《荣耀》后,他就知道,以自己这拼死才上两百的手速,想要进职业圈可以说是非常困难了。
    那个时候的职业圈,都是些大佬大神,手速跟嗑药似的一下就能到三四百。圈子里随随便便一跑龙套的都能碾压自己,更别说要和黄少天一起上赛场了,自己能不能进职业圈都是个问题。
    可是能怎么办,他就是不想放弃。
    于是每天拼命的练习那些别人两个小时就能完成的训练,在所有人走后悄悄地回到训练室,看每一场选手的pk,记录的本子换的比上学的时候都勤些。
    每天都处于忙碌中的他,以每次考核都险过的成绩留到了最后。这是一件几乎不可思议的事情。几次魏琛都劝他直接放弃算了,以他这个成绩,想要当职业选手很困难,还是早些回家恢复学业比较好。这种时候,喻文州只会笑笑,然后一脸坚定的表示自己就是不走。
    开玩笑,我就是放弃学业来的!你现在再让我回去上学脸都没了好吗!喻文州在魏琛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那个时候的喻文州不受人待见,性子虽说温和,人也是友善,但没有人和他当朋友,不仅如此,还会一口一个’吊车尾’的叫。
    而那个时候的黄少天呢?是队长的得意弟子,他的意识和操作无不被魏琛所青睐。而且人缘也好,因为是魏琛亲自领过来的,在青训营中算得上是’老前辈’,每个人都一口一个’黄少’的叫。还据说已经内定是后备队员。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G市最近一直在下雨,弄得人都无精打采。晚饭后,喻文州和以往一样,提前了半个小时到了训练室,打开墙角那台属于自己的电脑,点开了饭前下载的视频认真的看了起来。屏幕的光印在他脸上,加上只开了他那一块的灯,看得有些诡异。
    今天是放的蓝雨对皇风的视频,虽然他到现场去看了比赛,但那个时候所看到的没有很全面,现在他可以看清每一个攻击和他们的意图并且自己作出反应。
    一切显得都很宁静
   “咦?现在竟然还有人?”一道声音很不识趣的打破了这份宁静。接着就是脚步和桌椅碰撞的声音。“居然是你?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是休息时间吗?”
    “知道,我刚刚已经休息过了的。”喻文州抬头,看清了来人后,笑着回答到。“哦”黄少天看了他一眼,拿起自己落在桌面上的手机。抬脚刚准备离开的时候,脚步一转又走了回来。“喂,你在看什么呢?”说着,整个人就凑到了喻文州的旁边。
    “昨天魏队比赛的视频”喻文州微微侧了下身子,好让他看清。“我在复盘”
    “昨天不是去现场看过一遍了吗?而且回来方队也让我们回看了一遍啊。要我说,有这空你还不如去练练你的手速,省得每次这一栏都只是勉强合格。”黄少天不解,略带嘲讽的说到。
    “昨天看的并没有很全面,方队让我们看的时候我也有几个地方没看清楚,但现在我自己重看的话,我所看到的就是全面的,我可以看清每一个攻击和他们的意图。”喻文州将视屏倒回到刚刚的一个地方“索克萨尔这一击扫地焚香明明可以躲过去,却执意接下来的意图你只看两遍就能知道吗?”“...还能有什么,不就是引诱吗...”黄少天没底气的喊道,想为自己最后争辩一下。喻文州仿佛猜到他会这么说,看了眼黄少天被呛的样子,好心情的笑了笑,将视屏向后拖,一直到半分钟的地方才停下。“这里。”喻文州轻声提醒。黄少天没理他,但却认真的看了起来。
     “原来如此!”黄少天突然叫出声来把喻文州给吓到了。下次要先做好心理准备再和他一起看,喻文州想。扫地焚香之所以要挡下那一击,是因为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和索克萨尔一对一,以他这一半的血对上人家近满的血要是硬拼能不能赢还是个未知数,再加上皇风的人只有三个,而蓝雨还有五个,如果这个时候他死了,那么皇风输也只是时间问题。所以,扫地焚香选择接下这一招后,撤退。嗯,说通俗点叫逃跑。与其和索克萨尔硬杠还不如让人家满足一会再杀他个片甲不留。至少,吕良是这么想的。
      反正最后都是蓝雨赢了。
      而且黄少天第一次被人呛得说不出话来,并且呛他的人还是蓝雨的吊车尾。
      真特么过瘾,我居然把黄少天给呛着了。喻文州好心情的冲着黄少天笑了笑,“接下来,我就要开始练我的手速了,少天也要看吗?”
      特么...我赌一百块,这个家伙就是故意的!!!!黄少天哼了一声,一脸憋屈的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嘴里还喊了一句“谁管你啊!!”
      .....你不就管我了?喻文州好笑的看着炸毛的家伙,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看到了一只和主人置气大金毛。

『五』 孤云将野鹤,岂向人间住。

      人已经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只剩下喻文州和黄少天还坐在位置上。“喂,吊车尾,你还不走,等着在这过夜呢。”
黄少天关掉电脑,在门口冲着角落的喻文州就是一嗓子。“我练习还有些没做完,做完我就走。”喻文州抬头看了眼黄少天,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后还冲着黄少天苏苏的笑了笑。
      “谁管你啊,真的是。”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留下喻文州一个人点着两盏灯在那里做训练。这个算不算傲娇?喻文州笑了笑,觉得黄少天真的像个孩子。可爱还有些小傲娇,并且天真到让人根本不忍心去伤害他。
      可在这个圈子里,太天真了真的好吗?喻文州不清楚,可他希望黄少天一直这样,天真善良,有些调皮和傲娇,无忧无虑,不会算计,心情都写在脸上。
      而那些城府算计全都由他来扛就好。
      黄少天就像是一只将要成熟的鹰,等待着时机,时机一到,他就会扇扇翅膀冲向天空。
     
      黄少天最近发现,喻文州是个特别有原则和坚定信念的奇怪的人。每天最早到,最晚走的人是他,每天训练做的最多的人是他,每天最累的人是他,可每次成绩最差的也是他。你说这怪不怪,按他这个努力法,傻子都能多少变聪明,怎么他就是霸着最后一名不走呢?难不成他是想隐藏实力最后给我这个第一来个致命一击?!黄少天越想越觉着这个喻文州真可怕。这么多埋伏就为了等我掉坑里。哈!小爷我已经看穿你的所有阴谋诡计啦!
      而作为黄少天室友的郑轩已经看透了一切。
      “黄少,我觉得你现在的思想极其危险。”郑轩叹了口气,他实在不想看见他的室友继续这么傻下去了。“嗯?为什么?我觉得我分析得挺正确的啊。”黄少天一脸懵逼的看着郑轩。“真是压力山大....”郑轩又叹了口气,“黄少,人家文州的确是手残没跑了,而且人家根本就不想和你pk好吗。”郑轩用一种’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黄少天,就差没摸摸头然后给根棒棒糖了。
      “你怎么知道啊?”黄少天一脸茫然,为什么他总觉得郑轩就像是小巷子里算命的?“黄少......我训练时就做他旁边。”我的室友怕不是要傻掉了....
      “.......”那感情就是他自己在那里胡思乱想结果发现人家根本不鸟你咯
      
      喻文州最近发现,黄少天变得怪怪的。关于这点,从每天来嘲讽他直到被呛得说不出话,再到每天都恨不得在自己背后看他训练,再然后就是趁自己不注意看他的笔记本,再就是每天坐自己旁边的郑轩用同情加怜悯的目光看着自己顺带任重而道远的拍拍自己肩....就能看出来。
      心好累,仿佛不会再爱了.....在喻文州第三十二次发现自己笔记本被翻了之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文州....”坐旁边的郑轩心疼的看着他,“其实黄少没什么别的意思,他只是单方面的把你想象成了一个扮猪吃虎就为给他致命一击的大boss而已。”
      这还叫没什么别的意思!!!喻文州感觉自己快要出家了....

      这天,黄少天估摸着是实在憋不住了,把郑轩赶到一边自己坐在喻文州旁边不停念叨着要喻文州和自己pk。跟念经似的足足说了半个小时,估计唐僧都会甘拜下风。一旁站着的郑轩看着面带微笑好像听得很认真实际上在做训练的喻文州觉得这才叫大佬。“喂喂喂,吊车尾,我这都说了半个多小时了你倒是给我个回应啊!打还是不打给个准话!”闻言,喻文州这才停下来,将目光从电脑移到黄少天身上。“少天还是觉得我是个扮猪吃虎多年就为给你致命一击的大boss吗?”顺带手指了指电脑,面带微笑。黄少天先是一愣,再然后一脸愤怒的看向旁边的郑轩,在接受到郑轩撇开的脸之后一脸心虚的看向了喻文州的电脑。
      .....好家伙,这成绩连及格都没到.....
      “咳咳,那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和你PKPK而已...”黄少天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凑成这么一句话。一边的郑轩看着黄少难得为难的样子觉得有趣,再看了眼喻文州,发现人家好像压根就不生气反而一脸笑容的看着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郑轩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像电灯泡,还是自带皮卡丘供电的那种。
      “现在吗?”喻文州看着支支吾吾凑不出话来的黄少天,好心的给了个台阶下。“啊?哦..嗯!对,现在,我房间都开了好久了!就等你来了!”这句话好像没什么毛病.....
      喻文州看着满血复活的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下了个大套。
      将一张银白色的卡从口袋里拿出来插入登陆器,等了片刻,一个名叫’渔舟唱晚‘的术士出现在夜雨声烦的面前。
      “渔舟唱晚?还是个术士?”黄少天看着电脑里的术士,有些懵,转头看向喻文州“我怎么记得你之前不是术士呢?”喻文州愣了下,他换了职业和账号卡的事情连坐在旁边的郑轩都没有发现,而黄少天却发现了。“有个前辈说我是个手残,不适合玩法师,可以试试看术士,正巧蓝雨有个前辈要走,就把他的卡给我了。”“这样啊”黄少天回了一声,做好准备大虐喻文州的架势,一脸严肃的说“那我们开始吧!”
       ....我应该可以去卖灯的地方上班了,免费供电。郑轩看着俩人,正儿八经的考虑着自己的前途。
      
   『六』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喻文州拿到术士的卡也没多久,刚刚转变的职业,让喻文州有些不适应,特别是在和黄少天pk的时候。一般人估计体会不了这种无奈,你刚点了一个技能,技能读条都没读完,你就被弄死了。而且把你弄死的那个人还噼里啪啦的说一堆垃圾话来攻击你顺带刷屏说再来一盘。
       摸着良心说,喻文州刚刚连自己角色在哪都看不见了。
       黄少天这一刻真的是极其欠c。喻文州在思考真人pk的话自己怎样才能把他弄死,可想了一会就觉得不现实,他哪里会舍得把黄少天弄死。
       黄少天倒是还没尽兴,拉着喻文州嚷嚷着要再来一盘。“少天,我打不赢你的。”喻文州无奈的说道。“那是当然的好吗!本少我哪有这么容易被你打倒!”黄少天的鼻子怕是要顶到天花板了。
       “那少天我就去做训练了。”喻文州看着使劲吹嘘自己的黄少天无奈的笑笑,转移话题。“去吧去吧!反正最后都会是我赢!”黄少天手一挥,活脱脱是一个收了贿赂的大官。
       ....真是压力山大.....郑轩看着自己终于空出来的位子,仿佛参透了许多的人生道理。

       黄少天觉得,其实喻文州也没别人说的那么的讨厌,反而,这个家伙出乎意料的上进,仿佛每天脑子里想的全是训练,而且脾气也挺好,还愿意听自己说废话。
       黄少天开始对喻文州的看法有了些改观。可嘴上依旧是“吊车尾吊车尾”的叫。
      
       第二赛季,强势的繁花血景组合对上初冠军的嘉世叶秋谁输谁赢是最大的话题。
       黄少天最近的心情异常的糟糕。估摸着是因为蓝雨在上一轮被百花击得惨败的缘故。说话有点冲,脾气也变得暴躁起来。
       “黄少天!”方世镜拿着板子不轻不重的砸了下黄少天的头,把发呆已久的黄少天给砸回了魂。“发什么呆呢?叫了你好几声都不应。”方世镜皱着眉坐到了黄少天的对面,看着眼前的少年在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啊?哦,没事,怎么了副队,找我有什么吩咐啊?”黄少天看清坐在对面的人后,立马做出一副正经样。“也没什么吩咐,就是下轮嘉世和百花的那场比赛老魏要我来问问你们去不去,去的话就...”把票给你们买了...方世镜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激动的黄少天给打断:“去!当然去!肯定去!那就谢谢副队给我们买票了,我现在就去问问有几个人不去!”方世镜看着跑远的黄少天有些无奈,这家伙性子也太闹腾了些,也是没几个人能受得了他这个话唠。
       好巧不巧,喻文州算那么一个。
       黄少天到训练室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复盘复一半了。繁花血景组合对上索克萨尔的那场比赛他反反复复看了六遍,索克萨尔被击杀的场面终于从无线循环中停了下来。在得出了一些技术上的问题后,他得出了最后结论——双核心打法。
       百花的双人组合自第二赛季刚加入就引起了巨大风浪,他们几乎是屡战屡胜,赛季过半,他们在积分榜上一路领跑,由狂剑士’落花狼藉’和弹药专家’百花缭乱’构建起来的双核心打法令人耳目一新,甚至有人预测联盟将会进入双核时代。
       双核,说白一些就是搭档联合起来的打法。而这种打法会随着联盟的发展变成每个战队组队的基础,战队的两个王牌王牌凑在一起的力量强大是无法估量的。
       蓝雨也一定也会发展双核心,而蓝雨的双核一定会是剑客’夜雨声烦’和术士’索克萨尔’。
       喻文州敲了敲自己的硬壳笔记本,盘算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蓝雨训练营的层层筛选淘汰,大家都觉得他肯定会早早出局,结果他却留在了最后,成为蓝雨战队正式培养成职业选手的预备队员。可即便是这样,在所有留下来的人中,他看起来依旧是最没前途的一个,因为他那慢到难以相信的手速,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训练之后依然没有任何的进步。一开始魏琛会劝他,要他放弃,可是自己一直坚持,魏琛也不好再说什么,好像所有人都在等他死心。
       死心?这两个字从他一开始决定来蓝雨起就没有出现过。作为一个一向理性的人,下定决心去蓝雨估计是他这辈子做过最最冲动的决定——这个将他所有关于未来的规划全都打破的决定直接改变了他的一生。
       可是,他不后悔。
       他不清楚让自己如此坚持的理由是什么,可能是因为那个话唠的少年,可实际上,他也的的确确是爱上了这个游戏,他想要站在比赛场上,想要捧起属于自己的冠军奖杯,想要站在那个人的身边成为他的搭档。
       那么哪怕前方的路怎么曲折和困难,他也必须向前进,绝不会回头。
      “喂,下个星期的百花对嘉世的比赛有谁是不去的啊?”黄少天冲进来就是一嗓子,硬生生的将所有人的头逼得全向他看。“额...那个,我下个星期要回老家一趟。”“我的话那天正巧家里来客人老妈要我回家招呼着。”两个人举起手表示他们不能去,之后又陆陆续续有几个人不去。不过想来也是,刚过完年不久,家里要忙活的的事也不少,被要求回去帮忙也是正常。而这一点对于家就住在附近走路不过二十分钟的黄少天来说完全不是事儿。
      “就你们八个人不去是吧?那我就去和副队说了啊。”黄少天数了数人数,扒着门框再次确认了一遍。“是是是!这就八个!”“快去吧您!”也不知道是谁带头起的哄,现场的声音闹极了。
      “啧,你们这群没良心的家伙。”黄少天撇了撇嘴表达了下自己的不爽就转身离开了。当然了,还是用跑的。
     
      当方世镜算清楚要支付的票价时,他对于蓝雨的未来产生了极大的担忧,再这样下去,蓝雨就破产了。

评论
热度(12)
© 浮斯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