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安静的当条咸鱼吧O_o

【伞修】清明夜半,故人已归来

一晃就到清明了,是时候嗑点伞修了

时间线成谜,多处bug还望海涵

超级短小,屯了两年才想起来改

他们属于彼此,而ooc属于我

如果有错字,那一定是输入法的问题

以及拖到清明节最后一天发很爽


-----------------------------------不过大梦一场-----------------------------------


“阿修!醒醒!阿修!”

一片朦胧中听见一道说不上是谁的叫唤声,叶修听了好半天都没想起来是谁。而那道声音一声比一声大,原本比铁块还重的眼皮一睁开就被强光刺得又闭了回去。

“阿修!你终于醒了!”

叶修捂着眼坐直,眼皮扑闪了好几次才慢慢适应光线,想要抬头去看出声的人,却又止住不敢。

是错觉吧。叶修想着,总不能是那家伙半夜从南山底下跑来和他唠嗑。

像是为了验证什么,叶修慢慢抬头。先是看见摊在自己裤子上的毯子,再是看见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最后才是那张梦魂牵绕的脸。

那分明是张充满青春活力的脸,眉眼间满是少年人才有的朝气和阳光。

“沐.....沐秋?”叶修只觉得自己的舌头像是打了结,说不清话,声音颤抖得把自己都吓到。

“你睡傻了?连我也不认识了?”少年白了他一眼,嘲讽了他几句,又拉起他的手往自己方向拽。

可叶修纹丝不动,就这么怔怔的盯着他看,脑子里像是一团毛线,却又是一片空白。

作为一名无产阶级的唯物主义者,叶修一点也不信什么六道轮回,转世重生之类的封建迷信。只不过就是偶尔想想那人在底下过得怎样,会不会看着他和妹妹,听不听得见他们说话的声音的程度而已。

真的只是而已。

少年拉半天也拉不动他,似乎生气了想质问怎么了,结果一回头见他面色苍白、两眼无神,担心他是否真的在不知不觉中得了什么莫名的病,连忙把一只手贴上叶修的额头,另一只手也摸上自己的。不过片刻,少年的眼珠子转了转,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放下手。

叶修细细感受了下额头上还残留的温度,看着少年松了一口气似的模样,开始有点相信那些小姑娘口里说的穿越轮回了。

“苏....沐秋?”叶修似乎还是不信邪,连名带姓的叫了一声,在得到少年一记白眼和一句不轻不重的哼声后,叶修漂游天外的心思这才收回来一点。

“没发烧啊,你不会真的是睡糊涂了吧?”少年一脸狐疑的看着他,伸出两根手指在叶修面前晃了晃,用哄小孩子的语气问道:“阿修,告诉我,这是几?”

叶修没说话,只是白了他一眼。少年见他还有劲翻白眼就知道估计没什么事,怕是做了个噩梦吓着了,当即嘲讽调侃一番,弄得叶修忍不住又和他拌起嘴来。

吵了几句,少年才想起来自己的本来目的。拽着叶修往角落里跑。

叶修这才看清自己是在哪里。

勉勉强强称得上整洁的房间里勉勉强强放下一张床和两张不大的桌子后再加上些零碎的物品,剩下的位子能不能站五个人都说不准。两台电脑并排着靠在角落,墙角有点发黄,估计是有发霉的趋势。

这分明是当年他们三个人租的小房子。

叶修跟着少年走了几步来到电脑前,少年一把将他摁在凳子上,让他去看电脑屏幕上的东西。

叶修瞟了一眼觉得眼熟,第二眼再看就知道是什么了。眼睛瞪大很是吃惊。

身旁的少年见他惊讶,连忙开始自己的讲解:“别小看这把伞!虽然还没做完,但我保证它可以把二十四职业的变化全装在里头,最近不正兴散人吗?有了这个,我们就不用背那么多负重,而且可炫了!来我给你看看.....”

叶修盯着少年的脸,少年正眉飞色舞的讲着,语气里毫不掩饰的骄傲和吐出的气息揉成一团撞进叶修的胸腔。

这是他的少年,只属于他的少年。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叶修回过神来听见少年不满的叫喊声,连忙打着哈哈说有。

少年不满的嚷嚷了两句,见叶修一脸认真,又别过头讲他的‘宏伟大业’去了。

叶修又悄悄去看他,少年身上好像散发着光芒,仿佛高挂于空的太阳。

叶修眯了眯眼,伸出的手有些颤抖,最终抓住了那少年的一片衣角,惊得少年停嘴回头看他。

“怎么了?”

“没事,就看见你这有点脏。”叶修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

少年深知他的脾性,白了他一眼,又抓起草稿纸和笔开始涂画起来。边话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

叶修笑了笑,凑到他旁边去看他画的是什么。

趴在门口打开的一条缝隙里窥视的少女捂嘴轻笑,轻轻带上门不再打扰。

窗外传来几声犬吠,惹得几声惊叫。


而故人已在身旁,不需再做他想。


----------------END------------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你

他们特别好,我特别喜欢。

评论
热度(14)
© 浮斯若 | Powered by LOFTER